繁体中文版设为首页加入我的最爱

首页认识行武禪師個人檔案>遭受政治迫害

 

遭受政治迫害

 

當看到中國的官本位思想據占主導位置的社會現狀,繼續下去將會導致一定程度的官民離心,百姓小民的情緒難以得伸。行武禪師不願看到全民信仰危機,國家民族陷於混亂,以“生死何足懼,托體同山河”之志自勉,於1998年11月20日向中共中央,國務院提交體制改革建議(1998年上書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幾點建議)(Chinese/English)上達此書後,幾乎每天北京華藏咨詢中心都受到國家安全部門及公安部門的提示及警告。為免使他們誤認華藏中心及本人別有用心及其他政治動機,為求生存及對所有學生及朋友負責,禪師倡導發起成立“華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此公司在1998年8月6日得到北京市人民政府(1999)11號文件批准成立)。此有限公司的成立旨在以企業辦社會作為公司發展方向,並以自然發起形式籌備股份公司。而在公司籌備的大會上,行武禪師開宗明義地提出,本企業將致力於邊遠貧困地區的扶貧項目投資及主要吸納下崗失業人員就業及創造就業機會,此為企業之主要發展方向,其中以高新科技作為發展龍頭。

但正當公司處於緊鑼密鼓的籌備過程中,參與華藏股份有限公司發起的山西太原、遼寧撫順、江蘇天長地區分別於99年6月20日,6月28日遭到當地公安部門的查封。其中太原籌備人員組的三人分別於99年6月20日、6月29日被當地公安機關拘留,其中拘留原因為非法集資及擅自發行股票。在公安機關封查相關單位及拘留籌備人員過程中,當地發起人都曾聯名上書其省市領導,闡明各人都是自願作為公司發起人參股成立公司,並非非法集資及發行股票。而他們所參認股金都分文不動的存入北京朝陽區光大銀行“華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籌)”帳號,所有股金將全部作為公司註冊本金,同時華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也於6月29日取得國家工商局總局的名稱核准。

當華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籌備組得知上述地區發生此類情況時、想方設法向當地公安機關說明情況,請求核實性質及釋放籌備人員。北京市公安局一處於7月2日凍結“華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籌)”設在朝陽區光大銀行的帳號,凍結一千多家庭的全部股金一千九百多萬元。

癡癡眾生夢,耿耿報國心,行武禪師置生死不顧,於1999年7月9日上書(Chinese/English),向江澤名主席,朱鎔基總理提出國家面臨的民族信仰危機問題。建議希望能以另外一種普適性的人生哲理來引導民眾何完善人格、規範行為、覺悟人生、明確人生意義及奮鬥目標;但非繼續施行形式化的政治教育,非黨的紀律約束,又非官本位教條的框框。同時提出華藏股份公司成立過程中出現的迫害情況。 唯望中共中央暨江總書記、朱總理明鑒是非。

因政治原因被捕

1999年7月31日,行武禪師被拘留。9月10日,行武禪師因政治和宗教原因在北京正式被捕。

因經濟罪名被判刑

2000年11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非法經營罪”,“擅自發行股票罪”判處有期刑11年。2001年11月27日,行武禪師從北京押回廣東連平監獄服刑;2002年5月17日,行武禪師被轉移到廣東懷集監獄服刑。

獄中酷刑

2004年12月5日,行武禪師從獄中上書致全國人大內司委的申述書。提出司法機關如何違法對他嚴控管理監管,對他的人身健康進行非人道的摧殘,非法剝奪他個人依法獲得刑事獎勵的權利,擅自將他的經濟罪名定為“危安罪”等問題。 2005年期間,同時向廣東司法廳提出《對吳澤衡非法監管事件上訪問題復查的申請》,但是沒有得到正面回答。2005年5月15日,向聯合國人權事務特別報告小組提出有關監獄遭受酷刑問題,中國政府在收到聯合國人權事務的詢問後,否定行武禪師在獄中遭受非人道迫害的事實。(聯合國2008年2月19日報告第64頁)